物理诱虫灯成功控制虫害动了谁的奶酪

                              物理诱虫灯成功控制虫害动了谁的奶酪

蒋高明


最近,笔者在农场带领研究进行生态农业科学实验,发现农场不断从田间带回一些损害的杀虫灯——这些杀虫灯都是故意被人砸坏的。笔者强烈感觉到,弘毅生态农业模式科学实验的成功,已经动了某些人的奶酪,他们对我们的成果恨之入骨。

有人说“不打农药会绝产”或者“不打农药会颗粒无收”,或者“不打农药会减产70%”。长期以来,这样的声音一直被某些人在社会上广泛宣传,农民深信不用,农药桶一旦背上身就再也放不下;就连我们的官员,乃至农业部的部级官员对此也不怀疑其真实性。

其实,这些说法都是误传,或者为了推销农药而有意释放的烟幕弹。自从2007年开始,本科研团队采取物理+生物的方法控制虫害,同时用地养地,一滴农药不打,反而没有造成害虫爆发,产量并没有减少,反而成功将低产田改造为高产稳产的“吨粮田”。我们不但成功控制了金龟甲等成虫或其幼虫蛴螬,还基本治住了蝼蛄等地下害虫,最近又成功攻克蚜虫与红蜘蛛无趋光性的害虫防治难题。

然而,有些人不愿意看到我们的成功。他们放言:“装多少灯就砸多少灯”。他们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一直这么做。自2007年,本团队为蒋家庄村民免费装的太阳灯杀虫灯或交流电杀虫灯,不断被破坏,前后损失十几万元。

而今,国内某杀虫灯公司免费为蒋家庄装的效果很好的杀虫灯,又面临了人为破坏——破坏从装上杀虫灯的第二天就开始了。不久前,经过当地警方介入之后,破坏活动有所收敛。今天他们又故伎重演,继续与蒋家庄村民为敌,与健康安全放心的弘毅生态农业模式为敌,他们见不得用物理方法控制了害虫,因为他们的农药可能卖不出去了;或者他们牺牲生态环境与居民健康的农业模式走不下去了。

当地警方调出了监控录像,基本锁定了目标——其破坏来自农药贩子的可能最大;其次是某些环境破坏其利益受到影响的农户,其产品因弘毅“六不用”技术(不用农药、化肥、除草剂、农膜、人工合成激素与转基因)实验成功且走向全国后,那些带有农残、激素的食物越来越被城市觉醒的人群所抛弃,他们利益受到影响,将气撒在那些无辜的灯身上,于是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弘毅生态农业模式走向全国之时,就是一些污染型农业模式走向坟墓之日,然而这场博弈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环保与污染,重生与死亡,拯救与毁灭,正义与邪恶之间的斗争,丝毫不亚于战争上的厮杀,这是一场长期的无声的战争。

物理诱虫灯成功控制虫害动了谁的奶酪

图1 被人为毁坏的灯管

物理诱虫灯成功控制虫害动了谁的奶酪

图2 正常工作的杀虫灯

物理诱虫灯成功控制虫害动了谁的奶酪

图3 蒋家庄村夜晚杀虫灯在工作——物理+生物控制害虫为中国人原始创新,弘毅生态农业模式成功推广,将结束以化学灭杀主导的人虫百年大战历史。


旧文重发:乡村调查:可恨的小偷小摸(节选)


一个月前,我们为村民免费安装的1盏太阳能诱虫灯被偷,损失3000多元,这是第2次被盗诱虫灯;去年10月,我们辛苦一年的有机苹果被小偷洗劫,损失3万多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906450.html


在农村一线实验9年中,我们损失的实验材料无数,仅我们知道的就有:研究生丁娜损失杀虫灯2台,电线100米,木质电线杆1根;博士生刘海涛损失实验标示木牌10块;博士生孟杰,损失有机苹果3000斤;博士生郭立月,损失太阳能杀虫灯2套,交流电杀虫灯2盏;科研助理曾彦损失尼龙网1500平方米,防鸡网无数;农场损失看家狗看门狗10只;捕鼠猫6只;被毒杀鸽子50只;被盗笼养鸽子40余只;车用蓄电池1个。其余损失粮食之类无法统计,甚至我们放在地头的牛粪都被盗窃。

现在小偷小摸有些已发展成职业,有人骑摩托车偷猫和狗,这样的人多为外村人,大白天也可干,专用工具,下手快。他们偷的猫和狗,卖到城里冒充羊肉串被吃掉了,由于货源不愁销售,村里白天见到的猫和狗几乎没有了。

村里还有一种偷动物的,是一些游手好闲之徒,多为年轻人,他们养殖一种很凶的狗,村民加这种狗为“细狗”,细狗是家狗的克星,家狗见到这种狗,腿就吓软了,被要死后拖回主任卖给狗贩子。对于这种公开的偷窃,村民敢怒不敢言。村干部为躲事,往往也不过问。

万能的市场理论,造假了小偷小摸由地下到半公开,到公开。如果从源头堵住买卖,更关键的是,从社会的源头发出强烈的呐喊,形成威慑力量,小偷小摸或许会偃旗息鼓。

对于小偷小摸,建议有关部门必须重拳出击,现在农村多以留守的老人、妇女和孩子为主,如果他们的安全得不到保护,发展再好的经济,没有良好的社会环境也是枉然。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539-7188006
邮箱:129212589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