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六讲》连载之四十一 洞庭湖鼠灾昭示人与自然关系告急

《中国生态六讲》连载之四十一

洞庭湖鼠灾昭示人与自然关系告急

蒋高明

本文载《中国生态六讲》,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北京,2016


本文于2007年7-月16日发表在《新京报》

20076上旬以来,洞庭湖区约20亿只老鼠躁动起来,随着水位上涨大量内迁。湖滩上到处可见老鼠窝,堤岸、护坡变得千疮百孔。老鼠将所遇到的绿色植物啃噬殆尽,连天然湿地植被也不放过。714日,洞庭湖水位二度上涨,田鼠再次向大堤迁移。

近来,太湖蓝藻污染警报还没有完全解除,又先后暴发了武汉蔡甸区水华、苏州、巢湖蓝藻恶性水污染事件;治理了多年的滇池蓝藻也杀了昆明人一个回马枪。在江南水乡,因水污染带来的环境问题频频出现。以经济高速增长为傲的江南若干省份,开始尝到了发展带来的苦果。


如果将偶然发生的一两次生态问题,与围湖造田、填塘造田等工程建设联系起来,是没有科学道理的。然而,如果连续几年出现同样的征候,甚至老鼠、蚂蚱以及眼睛看不见的小小蓝藻都出来闹腾,我们就不得不反思了。

鼠类研究专家称,洞庭湖区基本没有东方田鼠成灾的记录,其大爆发主要出现在近几十年来。一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围湖造田运动有关,二与大小废弃的堤坝有关,三与近两年来上游堤坝蓄水、泄洪关系密切。去年由于上游多处蓄水,洞庭湖没有被淹,较长的枯水期导致鼠类栖息地暴露,有利于东方田鼠繁殖。

 此次洞庭湖鼠灾爆发,笔者才明白,为什么我的导师侯学煜先生早年那么强烈地反对围湖造田以及盲目建设堤坝工程。当年他和北京大学的陈昌笃教授不愿意看到的生态后果,现在正陆续展现。

1963年,中共中央召开全国农业工作会议。侯先生与人合作的《以发展农林牧副渔为目的的中国自然区划概要》,毛泽东、周恩来等看后,指示加印4000册分发各省领导参考学习。后来,针对片面强调以粮为纲产生的问题,侯先生又向中央呈送《怎样解决十亿人口的吃饭问题》,提出大粮食观点,凡食物都应该称作粮食,花生、豆类、水果、蔬菜以及蛋、奶、鱼、肉、虾等都是食物。根据这一观点,他认为农业经营不能限于禾本科粮食作物,而应包括农、林、牧、副、渔,即大农业。他强烈反对毁林开荒、滥垦草原、围湖造田、围海造田、填塘造田。

遗憾的是,恩师的诤言并没有阻挡人们围湖造田、围海造田、向草原要粮的热情,不少堤坝如期建设并投入了运行。今天,长江中下游出现了各种不祥征兆,值得我们反思。

 长期以来,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人们蔑视自然,信奉人定胜天,将环境成本计算为零;甚至为了发展,还要适当破坏一下自然。如今,大大小小的破坏一下,在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时段,酿成了各种生态灾难。对这些灾难,几年前还可以视为自然发出的警告而不予以理会,可今天就不能掉以轻心了。

庆幸的是,这些灾难没有在同一时间爆发,否则人类可能难以招架大自然的报复。今后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方面,我们需要更加审慎地多听听自然的声音。大自然是一部读不完的天书看到洞庭湖鼠灾爆发,我再次想起侯先生的这句话。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539-7188006
邮箱:129212589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