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六讲》连载之三十八 还有多少沙子要卖?

《中国生态六讲》连载之三十八

还有多少沙子要卖?

蒋高明

本文载《中国生态六讲》,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北京,2016

  新农村建设带来了新一轮乡村改造。据我了解,山东北部某城市近郊农民几乎全部上了楼,还计划将开发区附近几十个村子的平房推倒盖楼。农民上楼了,土地腾出来做了工业区,这种发展模式到底好不好?


在我的家乡沂蒙山区,我看到的另一个现象更加触目惊心。村里的一些有钱人,用低廉的价格将村里的河道承包了三十年,名义上种树,实际上盗卖沙子。他们雇佣了挖掘机,把河里的沙子挖出来卖到镇上,再由其他沙贩子高价卖到城市里。这种行为从2005年春节开始,持续至今。据村里人介绍,10亩河道一年挖下来,能赚10多万元。  

   

除了沙子,这些年,贩子们还贩卖沂蒙山区的大石头,大卡车在山路上往来穿梭,热闹异常。


   中国“快餐式”的城市化除了造成很多村落的消失,还耗尽了很多宝贵的不可再生的资源,如沙子、石头和土壤。盖高楼虽然有很大的商业利润,可是,终究有一天,当国民富裕,再也不愿意住“鸟笼”般楼房里,是不是要推倒高楼重建平房呢?西方发达国家早就走过了这样的弯路。

       

农村毕竟是农村,农民是与土地打交道的群体,他们很少像今天这样,住在离地面如此高的楼上。农家院落尽管破旧,但是那里有历史,有文化。农家院是村落的基础,村落是中国乡村的基础,乡村是中国的文化基础。中国和美国不一样,我们的历史长达5000年,美国只有200多年;中国的农民占了全国人口的75%以上,美国不足2%。即使要搞城市化,也没必要将农民都“装”在方块楼里,把村落收拾得舒适一些,难道不更适合人居吗?


沙子、石头、泥土是自然界长期演化的产物,是不可再生的资源。目前,国家对于乡村河道管理基本处一种无序的状态。尽管各地河道属于地方政府的河道管理局管理,但是,一些承包人只要给村集体一些承包费,给河道管理部门交一些管理费(甚至根本不理这一套),拿到所谓的“采沙证”,沙子就基本是承包人的了。据我观察,承包人每小时花200元雇挖掘机,挖沙的速度是每5秒钟1吨。那情景跟“抢劫”无异。可怜乡村大好的河流湿地,被挖得千疮百孔。在山东农村,我几乎看不到小时候的那种自然河道――当年河道两旁分布有宽约几百米甚至近公里的银色沙滩,沙滩上还有各种湿地植被。消失的沙子已经永久地封存在城市或者乡村建筑的水泥里了。没有沙子,河流失去了其重要的功能:泄洪和水质净化。


 石头和泥土的命运也一样。在山东济南,一座山被切成“豆腐块”卖掉了,成为“愚公移山”的现代版;在泰安,十吨以上的大石头摆在路边公开出售。名曰“泰山石”,有“镇宅”的功效,生意十分看好。更有甚者,中国宝贵的大量不可再生的石头(花岗岩和大理石)被加工成了各种形状或者“艺术品”售给了日本、韩国、美国、欧洲各国。此风不止,我国的不可再生资源将面临一场浩劫。有很好黏性的土壤被烧制成砖头,成为建筑材料。而上述建筑材料,可能会因“建了拆,拆了建”这一恶性过程不断减少物质来源。


  建筑无小事,动土应当是十分谨慎的事情。一些古老村落之所以吸引人,除了历史的原因外,首先它们本身就是一件件活的艺术品。老一辈人盖房是很讲究的,是真正的“慢工出细活”,且大都是真正的手工艺品。不说古代的木匠、石匠、铁匠、泥瓦匠、制砖匠、制瓦匠的活做得漂亮,单就是仅学做那些活,三年的学徒期就初步看出他们的基本功。能工巧匠是对古人说的,今天的工人虽然能盖高楼,但所依仗的是现代化的工具,至于工程质量,则与古代差太远了。有的古建筑,千年不倒,现在的建筑仅仅几十年就成危房了。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539-7188006
邮箱:129212589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