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健康换取廉价食物值得吗?

   用健康换取廉价食物值得吗?

蒋高明

最近,笔者关注了农贸市场、超市、网店等销售的一些农产品价格问题,发现了这样一个有趣现象。有些产品,如果按照目前的价位恐怕连成本都不够,很多人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些产品是怎么廉价生产出来的,照买不误,甚至希望再便宜一些才好。

比如,市场上有一款调和油,售价只有3.9/元。将葵花籽放在前面,理论上讲应当是葵花籽为主要原料的。葵花籽出油率高的是油葵,36%左右,出一斤纯葵花籽就需要原料2.8斤,就按批发价3.5/斤油葵,其纯油的成本价就是9.8/斤。因此,所谓葵花籽调和油,其中的葵花籽肯定是不会多放的。惟有便宜的是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菜籽,可能要大量使用的。转基因大豆的成本批发价(到岸价)大约1.7/斤,用化学浸提法出油率40%,成本价就得4.25/斤,也高于市场上销售的调和油价,看来多用商家也没有太多利润。运输、加工、广告、销售都要花钱,商场还要利润、企业利润更要考虑,上面简单的计算,那些调和油连成本都收不回来,那么低价的调和油不知道是怎么调和出来的?

再来看看超市和网店上销售的小米。市场上的价格在4.1-7.0/斤,但笔者了解的真实情况是,农民生产出来的谷子也要在8元左右。为防止造假,在农村孕妇坐月子需要买小米,村民是愿意多花钱购买谷子自己磨的(谷子价高于小米价)。如果去掉了谷壳,即使生产过程大量使用化肥农药与除草剂,那样低的小米价格恐怕也是连成本都收不回来的。商家依靠什么挣钱呢?

非常可能的解释就是,依靠现代科技手段,在产品生产与加工过程中做手脚。如所谓的调和油,调和进去的什么东西不让你知道;在生产过程中加大化学物质使用,增加产量,或者通过技术手段减少人工成本,实现规模经营。但这样的产品可能隐藏了某种健康成本,商家永远不会告诉你。

但你的身体骗不了你,于是人们已经体会到到医院里人满为患。像赶集一样增加的病人,尤其重大疾病的增加,很大程度上是长期消费廉价食物酿成的苦果。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中国,连最发达的美国也没有摆脱这个魔咒(详见笔者旧文《美国廉价食品的健康代价》)。

遗憾的是,很多人并没有对食品应用的价值予以重视,市场上充斥了大量连成本都收回来的廉价食品,且经久不衰,就是明证。很多人贪图食物便宜,不愿意多花钱购买优质安全的食品。持这样观点的大有人在,上至院士级别的科研人员,下至普通工人,在他们的心目中,食物之间存在的质量差异并不大,有便宜的干嘛要买贵的。还有不少人,他们也明明知道食物的重要性,但一旦轮到自己多花钱掏钱购买安全食品时,又打了退堂鼓——白送来的要,自己掏钱买的还是便宜货。还是那张嘴,抱怨食品造假时,唾沫星子乱溅,但吃下去廉价的有可能是造假食品时,就闭上了。

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年轻的妈妈们,明明知道廉价的食物可能对孩子健康不利,但为了攒钱买房子买汽车买衣服,忍心将廉价的食物送进不到三岁的孩子嘴里。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舍得下手,怎么能指望食品安全消费环境有根本改观呢?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是消费者贪图便宜的心理作怪,才造成了市场上一些低于成本价的食物,或者长期保存不变质的食物,或者用不健康办法生产出来的食物大行其道。因为市场竞争拼的是低价位,那些优质的产品因没有人消费,就没有市场。谁做真的谁吃亏,这就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当优质的食品不能实现优价,当食物真相被掩盖,当大量廉价食品充斥市场,其实吃亏的还是消费者自己,试分析如下:

一是健康风险。药食同源,长期摄入廉价低质量食品,造成的后果是疾病增加。到了医院里,那些平时舍不得吃好食品的人,医院要你花多少钱就给多少,唯恐不够还卖房子凑钱,或连儿女都拉进来。但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如果是重大的疾病,医院将所有的技术在你身上用一遍,该赚的钱都赚完了,然后很遗憾地宣布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如果平时注意增加免疫力,增加对疾病的抵抗力,进医院的概率显然是低的——健康的免疫力是优质的食物提供的,而不是那些连成本都收不回来的廉价食物提供的。而恰恰是后者,才降低了你的免疫力。

廉价食品与优质食品是存在很大差异的。以转基因大豆与传统大豆为例,两者脂肪酸和氨基酸的差异显著。转基因大豆脯氨酸、天冬氨酸、酪氨酸和谷氨酸的含量比传统大豆降低了15%-62%;转基因大豆粗蛋白含量比传统大豆高8.9%-40%,但α-维生素Eγ-维生素E比传统大豆降低了12%-64%;转基因大豆单宁比传统大豆降低了32%-51%,而棉籽糖的含量比传统大豆高63%-197%。抗稻瘟病转基因水稻酪氨酸、甘氨酸、α-维生素ESeMoV的含量下降了20%-57%;抗纹枯病转基因水稻甘氨酸、棕榈酸、粗蛋白和Mg含量降低了21%-50%

二是人生质量问题。没有健康,就没有能力挣钱,就没有能力消费优质安全食品。目前的农业模式,人与动物的食物几乎是用同样的方法生产的,都是化肥农药与除草剂大量使用的。将自己吃的食物,定位于与饲养动物消费同样的质量水平,是对自己人生的最大否定。没有健康,人生就打折了,本来能够活100岁的,少活三十年,或者更短,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呢?

三是孩子可能成为受害者。人类个体,从受精卵开始,到长大成人,所吸收的营养来自食物,家长给孩子什么的样的食物,孩子就有什么样的身体。目前,儿童食物过敏症、性早熟、多动症、自闭症、乃至白血病等,很大程度上是与过量摄入不健康食物有关的。

四是助长食品造假,让假冒食品害人害己。人人都恨假冒伪劣食品,但很多人又贪图便宜消费廉价食品,市场上的便宜食品被抢购一空,客观上助长了食物造假,监管难度增大。如果消费者明白了食物的生产与加工过程,稍微算一下账,不贪图便宜,假冒伪劣的食品很可能会自行消失。

五是助长环境破坏,变成间接的受害者。化肥、农药、农膜大量使用,农膜低温焚烧等向环境释放了许多污染物,直接影响着人类健康再以化肥为例,过去40年间,全球氮肥的利用效率下降了67%,但每公顷土地的氮肥消耗量却增加了6倍。农药,激素、抗生素残留,超过了历史上所有时期。原本零农残的有机食品如今变成奢侈品,发达国家仅有约20%左右的有机食品供应,而中国不足1%。蔬菜、茶叶、水果、粮食、乃至中草药均出现了农药残留,不要说有机食品或绿色食品,老百姓吃上低农残的无公害食品都成为奢望。人类因生产食物而污染,污染的不仅仅是食物,还有空气、水域土壤。

第一次绿色革命解放了劳动力,使得大量人口进入城市,让少量农业人口养活大量城市人口,且农产品低廉,这是由需要支付健康成本的。因维生素和矿物质营养不良削弱了人们抵御传染病的能力,免疫力和生殖能力也出现下降,最终使一个国家的劳动生产率降低。为了自己的健康,乃至社会的健康和人类可持续发展,我们呼吁消费者要对廉价食品大声说不;有关部门要认真监管,那些低于成本价的食物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其广告是否隐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美国廉价食品的健康代价

蒋高明

本文于201057日发表于《科学时报》A3

众所周知,食物是那些自然界长期演化,并经过人类不断培育的物种所提供的,最初的能量都来源于绿色植物的光合作用,但前提是农民要付出辛勤的劳动。如果农民纷纷离开土地,传统的劳作与养殖方式被现代农业技术和大机器所取代,即人越来越懒,而农业依然要满足不断增长的人口需求时,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呢?这里,全球最发达的美国已经给出了答案。

不久前,笔者在北京再遇美国农业与贸易政策研究所所长郝克明(中文名)先生,他来中国出席生态农业国际研讨会。交谈中,笔者了解到下面的信息。

美国消费者只需拿出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0%用于购买食品,这个比例在全球国家中是最低的。充足的食物供应、低廉的食物价格,似乎保证了经济繁荣,然而,为生产严重偏离市场规律的低廉食物,美国人所付出的代价往往是从超市产品价签上看不到的。这些代价包括,农民苦不堪言;环境遭受破坏;城市居民为健康买单;政府每年需预算出大笔经费补贴农场主。

过去50年来,美国工业化农业大幅扩张,大量化石燃料、化学药品进入农业生态系统,而大量农民进入城市,美国人的吃饭问题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如今在美国,仅以种养业为生的农民占总人口的1.8%

美国以耗费更少的劳动力成本,来耕种更大面积的粮田,得益于规模经济,得益于政府多种鼓励措施和高额补贴。这些措施的不断强化,使那些作物品种单一化的大型农场更加受益。与此相伴的是,食品产业愈发集中起来。在美国中西部地区,目前有4家公司从数千家农户那里收集农作物,用于加工各类农产品。从经济效益出发,农业综合企业和食品零售商都鼓励农民生产品种尽量单一的作物,以便实现行销和分销的简便化。这样一来,美国出现了不同地区专门培育有限几类农作物和牲畜的现象;在零售商店、便利店和大型超市,所销售粮食不得不经过长途运输才能到达终端市场。调查显示,美国中西部地区的粮食平均需要经过1518英里路途,才能从生产者到达消费者手中。

美国单一化农业和廉价食品的生产造成了下面的严重问题。

第一,社会与经济问题。因为生产的粮食卖价过低,只有增加产量才能够保证效益,农民们面临着不扩产、就出局的痛苦选择,为此,每年美国都要失去数千名农民。1993年~1997年间,美国中等规模家庭农场减少了7.4万个。目前,美国2%的农场承担着销售50%农产品的任务。农产品价格大幅度降低,而食品价格大幅度上涨,农民与城市消费者并没有占到便宜,好处让中间商拿走了。据美国农业与贸易政策研究所调查,1989年至199910年间,美国消费者花在食品上的支出增加了1990亿美元,其中92%归因于农业综合企业和食品公司的综合开销,包括广告费、运输费、包装费、人力费和销售产品所需的各种投入。然而,消费者花在食品上1美元,农民却只能得到20美分,比1950年的41美分大为减少。一方面必须大量生产廉价产品,另一方面利润却极低,小农只有破产。城市不断向外围扩张,抬高了边缘地带农田的地价。1992年至1997年间,超过600万英亩的农业用地(相当于一个马里兰州)被开发。而且这些土地往往是全国最肥沃的农田。

第二,生态环境的沉痛代价。美国农业由于缺少劳动力,只有依靠农药、化肥、转基因等技术。化学肥料和杀虫剂连年大量使用,造成土壤流失、水质恶化。美国80%的玉米用于喂养牲畜、家禽和鱼类。低廉的玉米、大豆极大地刺激了大规模集中营式动物养殖。为生产动物蛋白,美国每年产生2万亿磅的肥料,对生态环境产生巨大影响,潜在的有害气体污染周边河流和空气。将粮食和肉食通过货车运送至美国各地,耗费数十亿加仑汽油,这还不包括火车、驳船或飞机等其他粮食产品运输工具所耗费的燃料。美国纳税人为此要缴纳各种道路、高速公路补贴税。集约化动植物种养殖模式,造成野生动物栖息地不断消失,乡村的美丽景色一去不复返。

第三,公众付出的健康代价。集中营式养殖,动物生病概率是增大的,这样就需要不断向家畜饲料中添加抗生素。据估计,美国70%的抗生素都喂给了健康的生猪、鸡鸭和牛类。研究表明,习惯性添加抗生素可增强细菌的抗药性,导致人类的细菌性疾病更难治愈,甚至会威胁人的生命。如今,肉类生产加工系统高度集中化,一旦有食品带有病原体,更容易发生大规模污染事件。200210月,美国发生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食品召回事件。由于突然暴发的李氏杆菌病导致20人死亡、120人发病,国内第二大禽肉生产商不得不召回了2740万磅鲜肉和冷冻肉产品。价格便宜的肉类量大,但却未必健康——研究认为,美国超过一半的人属于超重体型。目前,美国人正饱受过度消费所引发的慢性疾病的困扰,包括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以及一部分癌症。

综上所述,廉价食品不仅无法造福美国广大公众,还导致工业化农业升级,造成恶性循环。中国农业正在走美国的老路,许多科学家言必称美国,抛弃我们传统农业的优势,牺牲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发展工业化农业,造成生物多样性和食物多样性的严重下降。美国的教训必须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科学时报》 (2010-5-7 A3 周末评论)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539-7188006
邮箱:129212589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