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六讲》连载之三十 森林的生态功能岂能用金钱衡量

《中国生态六讲》连载之三十

森林的生态功能岂能用金钱衡量

蒋高明

本文载《中国生态六讲》,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北京,2016


  生物多样性大省——云南省发生的砍伐热带雨林事件令人心痛不已。据报道,在西双版纳自治州景洪市景讷乡贺孔村,上千亩热带森林在十天内被砍光,用于发展所谓的橡胶产业。

据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专家介绍,由于大量砍伐热带雨林,西双版纳森林覆盖率,已从上世纪70年代的约70%下降到目前的50%以下,30年来共损失了约40万公顷季雨林,其中很多天然森林被改变为橡胶林。橡胶产业收入几乎占西双版纳州财政收入的一半。天然森林消失后,西双版纳3个国家级森林保护区日益变成孤岛。

除了云南,在森林资源丰富的广西、福建、海南等地,不断有砍伐天然林种植桉树、能源林的不幸消息传来。往往是新的树种没种上,成片的热带、亚热带森林就被毁灭了。目前,不法分子贪婪的目光早已盯上了中国稀有的森林资源。我们担心,如果不采取强有力的保护措施,中国森林将毁于一旦。

长期以来,人们对森林总是不停地索求,要么索求木材,要么索求油料,要么索求干鲜果,要么索求工业原料,森林一直是作为林业来经营的,完全没有考虑到森林为人类带来的生态福祉。森林的生态功能,除了众所周知的涵养水源、释氧固碳、养分循环、净化环境、土壤保持、维持生物多样性等之外,还能为人类提供休憩、游览等的精神服务,这些都是用金钱买不到的。我们可在很短的时间内,以发展经济为目的改变森林的用途,但当我们有了足够的钞票,再来恢复森林的时候,其代价是异常大的。如果林地发生了水土流失,恢复森林甚至是不可能的,如北方许多山地森林已无法恢复,那里已没有土壤了,山体裸露,岩石突出。“十年树木”,是在有一定森林立地条件下的笼统说法,如果森林更新能力丧失了,恢复森林则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

十几年前,西方有位叫卡斯坦赞的学者,率先在全球提出生态服务功能的概念,并按照经济学的原理为不同生态系统“明码标价”。此风很快传到中国,上至院士,下到普通研究生,都试图对中国境内的森林、草原、湿地、荒漠等不同生态系统“标价”。我所在的研究小组也曾对北京西山的生态服务功能进行过计算,可算出来的几千亿、几万亿的所谓价值,国家不买账,老百姓更不理会,花花绿绿的生态系统服务“账单”,也只能发表在各种学术刊物上。其实,中外专家们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自然生态系统连同演化了亿万年的生物多样性在内,同阳光、空气一样,是无价的。世界上有些东西是能够用金钱买到的,有些则根本买不到。试图以标价的形式唤醒人们对生态的保护是徒劳的。

其实,对森林、草原、荒漠、山地、耕地最有感情是当地居民,是那些“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他们对自然的保护是发自内心的。西双版纳州景洪市的热带雨林被砍伐,是当地两家公司所为,老百姓对此深恶痛绝。云南是中国生物多样性大省,但屡次发生的毁林、无序开发水电事件,恰说明他们对生物多样性大省的理解是肤浅的,在经济开发面前,生态环境总是被放在脑后的。

我国是森林相对贫乏的国家,现有森林面积175万平方公里,但人均与世界差距巨大,人均森林面积和蓄积量排在世界的134位和122位;森林覆盖率虽号称18.2%,但森林质量不高,人工纯林占据一定的比重。中国有重要生态价值的是那些原生植被或次生植被,甚至荒山都有可能发育成森林。对于经历了战火、开发热幸存下来的天然森林,我们怎么保护都不为过。在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天然草原、荒漠等区域,对于官员政绩的考核,绝对不能单纯用GDP。

在云南等生物多样性丰富地区,对天然森林等自然植被的保护必须上升到国家行为的高度。热带森林不是云南的财富,而是国家的财富,任何打着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旗号,破坏森林的做法,都应当坚决制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5-1037151.htm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539-7188006
邮箱:129212589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