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六讲》连载之十九:向食物链中的有害成分宣战
作者:蒋高明

《中国生态六讲》连载之十九

向食物链中的有害成分宣战

蒋高明

本文载《中国生态六讲》,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北京,2016

当前,食物安全的最大威胁来自被污染的食物链。这个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将直接影响中华民族的生态系统健康和身体健康,并最终引发各种社会问题。

问题的严重程度

  关于食物生产,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有人说我们用7%的耕地养活了20%的世界人口,但却忽略了如下一些事实——我们同时动用了世界35%的氮肥,3倍于全球平均值的农药用量,70%的国内工农业与生活用水。为了说明问题的严重性,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早在2005年,我国抗生素原料生产量就达21万吨;人均0.16公斤;2010年,中国化肥施用总量为5561.7万吨,人均41.5公斤;同年,农膜使用量217.3万吨,人均1.62公斤;2013年,农药总量337万吨,人均2.59公斤;同年,中国进口6000万吨转基因大豆,由此带进来草甘膦含量195.6吨,草甘膦含量人均1.956克,草甘膦代谢物含量人均3.444克。

上述各种化学物质添加到食物生产的过程中,我们说这也许解放了部分劳动力,提高了生产效益,但有害物质却进入食物链,影响了我们的身体健康。以牺牲健康为代价换取所谓生产效益的提高,到底值不值?相信很多人心中会有答案。

2007年,中国潜在的心脏病患者6000万人;2008年,高血压患者2亿人,而且只有30%的人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压;2010年,中国约有220万儿童出现性早熟;201199日,中国先天残疾儿童总数高达80-120万;同年,中国育龄夫妇不孕不育发病比例达到1/8,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5000万;2012年,江苏省人民医院精子合格率大学生为30%,上班族合格率基本不超过20%2013年,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达9700万,同年,全国每6分钟就有1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天有8550人成为癌症患者。显然,只用饮食机构不合理和缺乏锻炼来解释是难圆其说的。医学专家分析认为,80%的恶性疾病与环境恶化尤其食物链“毒化”有直接的关系。

食物链中有害物质知多少

今天,我们的食物链中到底有多少有害物质呢?答案让我们触目惊心。仅以农药为例来说明,2014年农业部与国家卫计委联合发布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2763-2014)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指标就达3650项。这就是说,按照国家的规定,只要这3650项农药符合使用要求,即达标,也就说,有3650项农药是允许使用的,这还不够触目惊心吗?我们不得不感叹中国人强大的身体抵抗力,居然能抵抗数千种农药!可是,如果结合上文的数据,我们会发现,国民的身体早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仅仅如此,达标使用的就数千种,至于是否达标,消费者就毫无发言权了,只好寄希望于“在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确保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了。天知道那些生产者是否摸着良心使用这些农药?天知道监管者采取什么样的措施监管海量的农药?消费者又怎样区分他们认为有问题的食物呢?

农药在食物中分布,涉及284()食品,覆盖了蔬菜、水果、谷物、油料和油脂、糖料、饮料类、调味料、坚果、食用菌、哺乳动物肉类、蛋类、禽内脏和肉类等12大类作物或产品,还有果汁、果脯、干制水果等初级加工产品,也就是说,只要能入口的,都会沾染农药。在日常消费中,个别产品农药含量达标是一回事,把刚刚达标的数种食物吃进度又是另一回事。

为防治各种病虫害对农作物生长的侵害,我国的不同地区,在不同农作物生产中经常使用的农药品种为387种,农药制定的最大残留限量标准,基本覆盖了常用农药品种。这就是说,我们吃的食物,无一不是施用了农药。在广大农村,很多农民年过50即患癌症,由于无法承担昂贵的医疗费,为了自保,留给自己吃的庄稼蔬菜基本不用农药化肥。虽然损失了部分产量,但相比缩短寿命和花钱治病,农民认为“合算”得多。

除了农药,我们的食物链中还存在激素物质。当年植物生理学的研究成果五大激素:生长素、细胞分裂素、赤霉素、脱落酸和乙烯,全部用到了农业生产过程中。我们看到水果越来越大,越来越光鲜,这都是激素的功劳;我们看到黄瓜越来越直,还顶花带刺,这也是激素的功劳。种蔬菜大棚的菜农告诉我,他们生产的黄瓜需要用四种激素,还有一种拉直素,连我这个学植物学的都没听说过。

动物类食品中激素我们已经反复说过了,家禽家畜,水产鱼蟹,无一幸免。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激素主要存在于血液中,所以肉类中的激素含量更高,尤其是动物内脏。含激素的肉类食品对人体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孩子。激素能让动物早熟,也能让孩子早熟。催长激素可导致儿童性早熟,骨骼提前停止生长等。而且部分种类的激素含有剧毒,进行极高比例的稀释后使用,仍能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导致累积中毒。

虽然国家明令禁止使用很多生长激素,如瘦肉精等,但仍然有很多人偷偷使用,它们换名“小料”,在地下交易。由于生产销售激素的利润非常巨大,甚至堪比毒品,这让很多不法之徒趋之如鹜,疯狂贩卖。再者,相对国外严格的激素、抗生素类药物检测,国内对激素的强制检测工作从来就非常薄弱,对一些抗生素药物的检测也常常落空,导致食品生产过程中激素滥用现象盛行。对于激素的非法生产和使用,我们必须像打击毒品那样重拳打击,否则,国民的身体素质也会像吸食毒品那样早晚垮掉。

除了激素之外,还有抗生素,在人们的食物链中,其发挥的“作用”可以说无可替代。往饲料中添加抗生素既防病又增产,因此抗生素是一种常规饲料添加剂。在农民眼里,有病治病,无病防病,能使猪、牛、羊生长健壮,会带来明显的经济效益,不可能不使用抗生素。牛体内抗生素含量过多,人们喝牛奶,吃牛肉,抗生素就会通过食物进入人体。假如牛体内含有青霉素,喝牛奶的儿童体内就会产生青霉素耐药性,也就是说虽然从没使用过青霉素,但生病后也不能用青霉素治疗,而只能选择更“先进”的抗生素,而过量使用抗生素的严重后果我们也多次强调过。

最后,化肥的大量使用会造成硝酸盐残留,会进一步还原为亚硝酸盐,成为强致癌物质;农膜使用是一边生产食物,一边生长致癌物(农膜低于800度焚烧会产生二噁英等强致癌物);更有争议很大的转基因,是在化学农业基础上,继续鼓励农民使用农药和化肥。让劳动力越多地从食物生产中分离,消费者面临的安全风险就越大,可笑的是,我们的农业专家们却认为这是农业生产的进步。如果说现代化农业是少劳动力的农业,那么也同时是农药、激素、转基因等生物化学农业,是危害人们生命健康的毒农业。连健康、安全的食物链都不能维系的所谓现代农业,怎么会让很多人推崇呢?原因是什么?三四十年前的中国农村,当前世界上少数无农药化肥的农业区,如高加索地区,连癌症的名子都很少听说,难道这种农业生产模式就落后吗?

净化食物链必须从源头抓起

是谁朝我们的食物链中投了那么多有害物质?是农民吗?显然不是,有害物质全是化学产物,农民肯定没有这个技术。那么是科学家?也不尽然。答案是资本。资本的特点就是逐利,为了让动植物长得更快,就添加各类激素,为了提高所谓的产量就大量使用化肥和农药,为了让食物品相更好,就使用各种添加剂,资本在每一个环节上都能获得收益,而受害的却是大多数人。一条食物链实际上就是一条产业链,各种利益相关者都从这个链条上获益,如石油开采、冶炼、化工、化肥、农药、农膜、除草剂、添加剂的生产商;各流通贸易商、经营商,各种制药厂、兽药厂;医院包括不孕不育的医院,火葬场,墓地;各个环节上的金融资本家、科学家利益群体及其媒体代言人等。在这条食物链的相关利益链条上,农民付出的最多,得到的最少,无论是从经济规律还是物理学中的能量守恒定律以及任何社会定律分析,农民都不会在这条链条上获得主导权,也就不可能在食物安全方面做出太多贡献。可是,原本在食物生产环节上,农民是最有发言权的,可是资本剥夺了他们的发言权,也就剥夺了食物的安全。

食物安全与投入到食物生产上的人工成正比,而与投入的化学物质与激素成反比。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食物生产与消费大国,食物种类与烹调方法全球最多,如果净化了食物链,去除那些有害物质,将一些添加剂减到最低限度,那么国民健康和平均寿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如果做到这点,就必须通过合理的途径,让农民获得收益,让农民获得尊严,让农业的生态环境回归到纯净无污染的状态,农业生产,离大自然越远,离人类社会越近,就越不安全,失去了安全,所谓的各种农业技术只能带来负面价值。

什么是全面小康?什么是民族复兴?什么是走到世界最前沿?除了科学技术、军事国防高度发展外,人民的生活水平必须达到一定的高度,这个高度,不是吃不到一口没有农残的食品,呼吸不到一口么有污染的空气;不是把农民武断地变成市民就发达了,人民的福利得不到保障,身份的改变毫无意义。发达国家的路子,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走?走适合国情的道路,就不能成为发达国家吗?

什么叫可持续发展?起码的一个要求是,必须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吃得上有机食品(当前不足1%),把身体中的有害化学物质赶出去,才能保证人口的健康繁衍,才能做到可持续发展。只看工业数据,只看经济指标,是看不到我们的生存危机的。中国大部分人口生活在乡村,那就让他们生活在乡村,这有什么不好呢?当然,我们要让乡村人口富足,获得城市居民的生活福利,这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5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化了的乡村中。他们从事的是有机食品生产、加工、销售、服务的涉农产业。他们吃的是有机食品,住的是别墅或准别墅接地气的房子;呼吸的是清洁的空气;喝的是没有污染的水;他们的环境鸟语花香;他们愉快地劳作,人们之间有分工但不竞争,有合作但不吃大锅饭;他们之间有亲情更有人情;他们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远离医院,活到百岁自然老去;他们是快乐的人群;他们的职业是稳定的;他们不受市场的剥削,有自己的定价权。在当前城镇化热潮中,我们需要反思,我们需要逆城市化,我们要将城市中合理的要素(市政设施、医疗设施、卫生设施、娱乐设施、学校、银行、暖气、空调)搬到农村,而不是将人装进城市。这样,中央与社会的大量资金需要向农村流动,而不是让农民砸锅卖铁甚至卖血,进城当三等公民,中国社会也从此永远告别不人道的“三留守”现象(留守妇女、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

净化食物链,将传统农业提升为健康和谐可持续的农业,提高农民收入,减少市民的医疗投入,实际上是一种高效农业。这种高效生态农业是从光合作用开始的,到消费者健康的血液流动而止,至少包括了五方面“物”的流动:一是大田作物叶绿体类囊体膜上电子流,作物首先将太阳能转变为一切生物能够直接利用的能量,这个生产过程是在健康的生态环境中进行的;二是各类食物、中药材、宠物、花卉、苗木等等在物联网上的流动、车轮转动将上述农资运送到消费者手中;三是消费者体内健康的血液流动,血液里运输的,是为健康身体长寿远离疾病的好能量、好元素;四是由上到下的货币流,健康有机食品和中药材等的增值部分,从购买者那里往下游传递,带动大学生尤其是农民就业,增值部分的30%以上归农民;五是互联网上的信息流,这个流动非常迅速。通过云计算,我们能够知道哪里有需求,哪里有库存,哪里的有机农业是真实的,哪里出了问题,需要公示给予监管、惩戒,最终进行系统修复与平衡。

中国的生存基础在农村,中国的发展在农村,中国的未来也在农村,而这么多年来,我们仅仅盯着城市,盯着工业,做世界加工厂,污染了环境,牺牲了一代人的健康,积累的巨额财富又被骗到了发达国家。一方面发达国家消费过盛,另一方面我们自己消费不足,从而造成经济危机,工业衰退,经济衰退,工人失业,社会不安定因素增加。不但中国,放眼全球,建立在矿产资源基础上的工业化仅仅进行了几百年就走不下去了,生态及社会危机频发,而所谓落后的农业经济,却在中国延续了数千年。我们只讲文明的发达,不讲文明的成功,但无论怎么讲,一个没有未来的文明方式肯定不是人类想要的。以高度发达的农业生态文明为主导的文明方式,只有在中国才能确立,因为只有中国才具备这个天然优势,这是全球人类的未来,可是今天,我们却疯狂地削弱我们的优势,学西方,走向了能源枯竭即毁灭的不归路。

至于有人担心的发展生态农业,产量会降低,养不活中国庞大的人口的问题。我们来算一笔账。我们目前生产的6亿吨粮食,人们仅吃了2亿吨,有4亿吨是作为资料和部分原料被动物和工业消耗掉的。如果分类生产人的口粮与动物的饲料粮,将需要更多的人工维护我们健康的食物链。中国数千年的农业文明实践和几十年来的化学农业试错证明,发展健康的农业,必须边用地便养地,必须精耕细作,必须使用有机肥,必须恢复生态平衡,而这一切离开充足的劳动力根本无法实现。生态农业的产量问题,我们经过了8年的一线实验,已经将低产田改造成了高产稳产田,玉米和小麦的周年产量2500/亩,继续增强地力,产量实现3000/亩也是可能的。这样的土地产量,一亩地可以满足6口人的粮食需求,2亿多亩耕地即可满足13亿人的口粮需要。中国有18亿亩耕地,除了2亿亩高产田,蔬菜用地1亿亩足够,而其余的15亿亩,加上60亿亩草原,20亿亩的森林,10亿亩的湿地,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这么巨大的耕地和其他资源储备,农牧渔产品难道还不够养,不够吃?动物的食性与人类完全不同,不需要吃那么多粮食。我们何必违背农业规律,违背自然规律,急功近利,被资本绑架,走高污染,低收益,多数人受害,少数人得利的傻路子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539-7188006
邮箱:1292125896@qq.com